首页 > 资讯 > 海外快讯 > 正文

成功绝非偶然,独霸鸽坛冯莱尔的赛鸽理念历久弥新

        Huyskens-Vanriel是取Francois Huyskens与Jef Vanriel二人的姓名合并而成的,这二位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养鸽家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,独霸鸽坛,如今虽已作古二十年,但是他们的鸽子仍然飞翔于世界各地盛名不衰。

        Huyskens-Vanriel的成名,得力于Jef Vanriel的管理与训练,Jef是一位内向,孤僻的钻石专家,凡事深思熟虑,但却不善交际,以致在他1976年过世时,前往参加他葬礼的人寥寥无几。他把大部分时间精力用在鸽子身上,在它们的眼睛绽出了像钻石般的光芒,肌肉充满活力,不仅有耐力,又有速度,成为现代赛鸽的典范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赛鸽王国是如何建立起来的?我们且慢慢来听Jef诉说着一段成功的历程以及他可贵的经验。

    你问我Huyskens和Vanriel为什么会凑到一起?我想只有两个简单的因素,机会和友谊。
      Huyskens和我本是旧识,我们同在Ekren-Donk长大,往后二人在赛鸽上互别矛头,不可否认的Huyskens是一位好的对手。合作的机会来自1937年,当我把所有的鸽子卖给De Scheemacker先生之后,在一个Ekren-Donk的展览会上,两家人彻夜狂欢,Huyskens突然问我:“我说Jef,你已经不再有鸽子了,从现在起,可不可以让你的儿子到我的鸽舍帮忙?”我知道此话的真意,Huyskens要的是我,并不是我的儿子,果不出二星期,我出现在Huyskens鸽舍的次数比我儿子多了。Huyskens问我,他的鸽子如何?我的答案是“很杂”,有的好,有的不太好,至于其他的……总括一句,找不到真正的品质;他又问,要怎么解决?我的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找一间以自然竞翔方式为主的好鸽舍,要一些鸽子来改良。

      我想到的人是Mariaburg的Fransnuyens先生,他是一位一年比一年成功的鸽友,当我知道他有一些好鸽子要出售时,立刻去见他,并以合理的价钱买了一整批鸽子,我想单单Boerke一只,就值得整个价钱,注入这批新血之后,第二年的成绩立即大幅地进步,我赶快又跑了一趟Mariaburg,这次我带回了“Boerke”的兄弟“Bange”。这是一只白鸽,后来我把它改为世界知名的“Boerinneke”,这两只鸽子也就是Huyskens-Vanriel的奠基种鸽,它们的后代赢得冠军之多,真是难以胜数。

       不要以貌取鸽
       当你找鸽子时要注意,与其花高的价格,东买一只,西买一对,凑成一只杂牌军,倒不如选一个以自然方式竞翔的好鸽舍,买他一整系列的鸽子,请相信我,这样子花费会较低,但是找到好鸽子的几率较大,我如果不是用这种方式买鸽,我想“Boerinneke”和“Bange”大概都已上了饭桌,因为这两只鸽子当你第一眼见到时,并不起眼,他们之所以受到重视,是因为后代优异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 不要以品评会的标准去选鸽子,对我而言,赛鸽的唯一价值在于比赛的表现及育种的品质,如果品评会的标准是冠军的指标,那么有两个情况会发生,第一,品评会的大赢家Hendrick先生的成绩一定不错;第二,Huyskens-Vanriel这个一流的鸽舍应该囊括品评会的大奖。事实刚好相反,Hendrick先生的成绩乏善可陈,我也没在品评会上得过什么奖。


      种鸽重质不重量
       1945年以后,Huyskens-Vanriel几乎赢得了所有能赢的比赛,你也许不相信,这些成果只是来自两对种鸽,第一对是Boerinneke和公鸽Oude witzwinger作出了Steek、Bilksem闪电。第二对是Bange和母鸽Kromme作出了Lafe bange、Grote lichte。
        Boerinneke是一只奇特的鸽子,头偏小,后宽,略呈三角形,充满了智慧和归巢欲望,他的瞳孔小而黑,经常收缩,虽然体形小,但胸骨极宽,略呈黄色,当你抓住它时,你可以感觉到肌肉的震动。在它中年时,我把它卖给了De Scheemaecker,为他作出了一只世界级的铭鸽Peureuse,即使出名如Fabry(华普利)者,也要向他要些蛋来改良自己的鸽子。

      我想用一些数字来证明这两对种鸽的威力
        1946年Huyskens-Vanriel赢得了116奖,1947年送出480只鸽子参赛,得到369个奖,包括10个冠军;1948年490只鸽子参赛,得到371个奖,包括11个冠军;1949年得到474个奖,包括16各冠军,在这年6月26日的一次比赛,14只鸽子参赛,得14个奖,囊括前四名,得奖的名单随着年代不断地加长,当然不只限于我使翔的鸽子得奖,在Liege的一场比赛,1673只鸽子参赛,我的鸽子在当地鸽友的使翔下,6只参赛,6只得奖,包括第1、3名,这真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日子。

      种鸽公或母一样重要
       男女平等,可能使我成功的因素之一,这可不是我自己说的我节录一段我的美国朋友,Whifney医生的文章来作说明。
      Jef的一位鸽子专家,以他的经验严格的挑选种鸽,没有人比他洞悉鸽子的骨骼结构,肌肉组织,每年二次从Orleans到Bourges的国家大赛,是Jef实验他这一年育种成果的地方,一般人注重公鸽,但jef一定送出相当比例的母鸽一起参赛,只有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母鸽,才有资格作育后代。
        Whitney以我的鸽子在美国赢得了极大的胜利,他深知比赛于育种是一体的两面,公母皆同,只有能经过比赛的考验,才能作种。

      长期赛鸽生涯的开始
      我的父亲喜爱鸽子,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鸽子占了大部分,我还记得很清楚,在我七岁时我偷抓了一只父亲的灰母鸽去和附近的小朋友比赛,幸运的是我的眼光不错,跳了一只好鸽子,这是父亲后来告诉我的,不幸的是这只鸽子在被抓去放的途中,因捏得太紧而断了气,当然免不了被揍了一顿。
       我对鸽子的真正投入始于1918年,所谓投入的定义是相当严格的,是要用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去照顾鸽子。我曾经对我的好友descheemaecker说过,当你不再有足够的力量去做你应该为鸽子做的事情,你最好退下来,毕竟赛鸽是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的游戏。1920年我结婚后,开始有了自己的鸽舍,有人说鸽子把男人准时带回家里,对于这一点,我绝对同意。
听、看和求知的欲望
        在早期摸索的那一段日子里,有两件事情是我用不会忘记的,第一是多听,很多知识史书上没有的,只有细心地听有经验的鸽友们彼此交谈,才能得到,年轻的朋友不要以为学历高而骄傲,赛鸽是一个实际重于理论的运动;第二是多读,我读过很多有关鸽子的书,杂志,吸收世界各地鸽友的新概念,当然不能死背,要实地去试验,印证,改良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。
        约在1930年,我第一次听到鳏夫型的竞翔方式,这个方式起源于比利时的Wallonia市,我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,并决定在我的鸽舍试验,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理想,但经过了我的改良,这种方式竟成了我能保持领先的主因,一些刚开始时仿效我的鸽友,再也不出来了。长期不断的胜利,竟然产生了副作用,许多鸽会不再接纳我,就像安特卫普这样的大会也出了状况,虽然仍准我参赛八只鸽子,但却只准下注一只,于是我决定急流勇退,在1937年,把所有的鸽子卖给De Scheemaecker,想不到不久后又与Huyskens碰上,再创出了另一个春天。

       了解自己的鸽子
       好的鸽子,加上好的管理与训练,他的潜力是无限的。记得在安特卫普一个700公里的比赛,集鸽时,有鸽友问我的鸽子状况,我告诉他,它们有点进入情况,但是还没有达到巅峰,比赛结果,12只鸽子参赛,11只得奖,包括第1、2名。
同样的问题在第二个星期又被问到,它们问我如果上次的比赛,我的鸽子没有达到巅峰,那么这次又怎么样呢?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们,这次已达到巅峰,比赛结果,16只鸽子参赛全部得奖,前10名占了7名,包揽前四,这里没有药物没有运气,只有真正了解,如何能做到,多接触,多关心。

       要及时准备
      好的鸽子是比赛胜利的一个要素,但并不是全部,最重要的是你的准备工作要做好,大多数人错误地相信两个星期已经足够去准备一场比赛,事实上,我从冬天就已经开始规划明年的参赛时间、种类、经过了近半年的努力,到了次年6月,才能把他们推到巅峰状况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个方法顺便提一下,我通常在鳏夫比赛巢的旁边连上一个空的鸽舍,平时一木板隔开,只有在集鸽当天,把木板移开,使两舍互同,公鸽们很自然的要去占领这片新天地,归巢欲望因而大增。

       维持好的生活环境
       鸽舍的好坏不在于是否豪华,昂贵,在于是否干燥,通风,安静。潮湿的鸽舍是百病之源,可加开天窗,利用阳光或避免使用水泥,砖头之类会吸水的材料;要通风,但不可在鸽舍形成气流,鸽舍的安静,尤其是鳏夫的竞翔舍置于最上层,你也要自我控制,少去看他们,如果真的忍不住,可偷偷地看,不要进入鸽舍打扰他们,充分的休息是鳏夫致胜的要因。

      巅峰的标准
        每一只鸽子的表现他已经巅峰的方式不同,巅峰不能用尺去量,不能用显微镜去看,只能用你的眼睛和大脑去判断,因此你应该为每只鸽子准备一张资料卡,随时记录它的活动,身体的变化。我有一只鸽子,一直非常温顺,害羞,习惯躲避在墙角,但是有一天,当我进入鸽舍清理时,他一下子就飞到我的肩膀上来,我就直觉到下星期的赌注应该放到他身上,这是他告诉我,他已达到巅峰的方式。
大部分时候,我们可以由鸽子在户外运动飞翔的状况来判断,你会发现有些鸽子较晚回来,它们排成一行飞行,当飞进屋顶时,又像焰火般散开来,或是有些鸽子几乎是贴在屋顶上掠过来,掠过去,这些都是巅峰的微兆。
        羽毛有时也会说话,巅峰时就像刚从美容院回来,整齐光亮,黑得更黑,白得更百,总之,各有各的方式,你要信息的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
         如果如何看出鸽子是否达到巅峰那么重要,那么保住你的腰包,避免错误的下注,如何看出他开始走下坡,也同样重要。
         通常鸽主都在鸽子有了两个星期好的表现后,开始对他有信心,赌金也加大,其实这是很危险的,因为一只鸽子的巅峰期有限,尤其是鳏夫型的公鸽,大概两个月就丧失了锐气,如果你发现鸽子不再有飞翔的乐趣,不再有上面提到的巅峰征兆,就要放弃,不要赌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帮忙鸽子复原
       有些鸽友常常会觉得,他们的鸽子从比赛回来,身体状况就像赛前一样,一点损耗没有,因而忽略了应该给与的照顾,当然他们不是故意的,问题在于判断的时间不对,当鸽子归巢时,鸽友们忙着打鸽钟,很少马上注意鸽子的状况,等到他们定神回到鸽子身边时,有些鸽子看似已经恢复状态,但内伤还是很严重的,只是人类肉眼凡胎难以察觉。
      记得有次我参加了790公里的比赛,一周后,又一个510公里的比赛,huyskens和我本已决定让飞过790公里的比赛的老鸽在家休息,另选一组约一岁大的鸽子比赛,但在集鸽当天,那些790公里的优胜者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,于是我建议把二组都送去比赛,并把赌注全放在790公里的优胜者,远落在新鸽之后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休息之外,饮食控制是恢复体力必要的手段,鸽子因竞翔而过分消耗体力,血液中的杂志会升高,所以刚回来的头两天,应给与敌蛋白质的食物,如小麦玉米。因为高蛋白质的豆类不易消化,会增加肝脏的负荷,分散了肝脏消除血液中杂质的能力,延缓鸽子复原的速度。
        饮水方面我喜欢在水中加点蜂蜜或葡萄糖,避免他们狂饮。

       注意赛后的调养
     经过漫长的比赛季节,鸽子出了体力消耗外,更由于运输中缺氧,造成伤害,如果没有适度的调养,将导致换毛情况不良,直接影响以后比赛的能力。
       真正的修养是他们重新配对,再度享受正常家庭生活,但这期间不要让他们哺育幼鸽,慎选食物,干净的饮水,以及多洗温水澡都是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  近亲或非近亲交配
       1960年,我惊讶的发现,他有一只鸽子,几乎是我16号铭鸽的翻版,Whitney医生得意地告诉我,这是近亲交配的成果。
       说实在的,我不喜欢近亲交配,因为大部分的冠军都是非近亲交配而来的,我对近亲交配的实验也都止於三等亲,很少超过二等亲,无疑的,近亲交配可以作出你想要的体形,但却做不出你想要得头脑。我这样子说并不是不重视提醒,而是我要的是比赛的鸽子,要的是内在的品质,而不是品评赛上的观赏鸽,像我对翼的要求,我同意对第七主翼不要过长,与六八主翼间应有明显间隔的看法,但我偏好厚实而不是超长的翅膀,我喜欢有拉力而非柔顺的鸽翼。
       每一个冠军之后,都有一个故事,你应该自创一套适合自己的理论,照搬翻印很难成功。

       定时洗澡
       如果想要赢,你必须注意每一个细节,比如说定时洗澡。我通常在每周五集鸽的中午给鸽子洗个冷水澡,为什么要选这个时候呢?我的理由是让他们养成习惯,知道洗澡后就要上路了,心里有点准备,另外我也可以经由观察他们洗澡的情况来判断各自的状态是否巅峰,因为状态良好就一定喜欢洗澡,而且羽毛较不会沾水,最快干的鸽子,最有可能明天第一只回来的鸽子。

       玉米是我鸽子的主食
      很多人有他们秘密的冠军食谱,至于我则很简单,注意玉米的配量,这是很好的饲料,可惜渐渐被人遗忘。
      不可否认的鸽子需要不同的种子,我通常先给他们一些豆子,吃过后再给一些玉米,然后再加些小麦,最后才给燕麦之类的小种子和市面上出售的混合饲料成分差不多,不同的是我一样的喂,避免偏食,我喜欢把饲料直接洒在地板上,不用容器,但是要喂食的时间一过,一定要打扫干净,不留任何食物在地上。喂食huyskens公鸽要注意,不要在他们刚运动会来就喂,应该等一会,让他们平静下来,这样子他们的食欲会提高。

      饮水
      在我的鸽子中,饮水是分开的,每一只鸽子都有自己的容器,我极注意水的干净,每天换水两次,这些容器,其实也是各自体能状况的指标,有一个现象,那就是巅峰时期的鸽子极少饮水,所以每天早上我把容器装满,等到黄昏时我换水注意一下水的消耗量,消耗越少的鸽子,表示体能越佳,热天气的比赛中,较不会口渴,胜算越大。

       灵魂之窗
       眼志是一门大的学问,有许多书在讨论这个问题,但是除了书本以外,实际观察比较是很重要的,先从自己的鸽舍开始看看自己的好鸽与坏鸽之间的眼睛有什么差别,再看看别人的冠军鸽和自己的好鸽友什么不同,冠军鸽与冠军鸽之间又有什么差别,从不同之中找到自己的心得,总结自己的理论。好的眼睛通常瞳孔极小,收缩很快,瞳孔外圈绕着鲜明的小黄圈,倒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颜色要纯,我不喜欢色泽混杂的眼睛,有时候你会发现有一条或两条极细的条纹,从瞳孔向外放射出来,这是好的现象,这种条纹会在冬天消失,等天气转好,鸽子接近巅峰时会再次出现,但有时一旦消失就不再出现。

       严格的淘汰
       在赛鸽领域中,没有怜悯二字,要不断的淘汰,才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。我淘汰鸽子的第一个地方是它的摇篮,从孵出不久就开始,那些经常叫个不停或缩成一团的表明体质不好,易生急病,应早去除;第二个地方是屋顶,不要为那些在你屋顶上飞失的鸽子睡不着,如果有人通知我去抓回飞到他鸽巢去的幼鸽,礼貌上我回去,但回来后就给予淘汰,至于那些飞失后几天后又自己回来的幼鸽应留下观察,不要马上淘汰,第三个地方是马路,经由训练和比赛来决定,这是最公平的,也是最后的裁决。

      重视血缘
      当你面对两只条件相同的鸽子,而没有办法选择时,血统是唯一能帮你的东西,好的血统是假不了的,有时候本身显现不出来,但却在后代表露无疑,举个例子,有一天,我们接到了美国George Shilton(乔治 希尔顿)先生的信,他极欣赏Huyskens-Vanriel鸽子的表现,要求购买两只种鸽,当时我有两只Bliksem闪电的直子,一直飞得很好,另一只很漂亮,但比赛成绩却很差,飞得好的我舍不得给,于是把飞的不好的送到了美国,想不到这支鸽子成了Shilton先生的王牌种鸽,奠下了Shilton huyskens-Vanriel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 冬天是否适宜作育幼鸽
      对于这个问题,我没有办法肯定的答复,因为有好处也有坏处,要是情况而定。
      我不赞成在寒冷的冬天育种,因为冬天本来就不是生长的季节,但这对那些时时刻刻为了赢得幼鸽比赛的鸽友是不能接受的,试问在冬天配对,一到一月马上可以套环,比那些在二三月才开始配对作育的幼鸽至少成熟三个月,有的甚至成熟到可以用鳏夫的方式来使翔,胜算大多了,我不反对这张想法,但请接受我几个建议,将冬天育种的伤害降到最低。
       1、注意鸽舍的温度,不要降到冰点以下;
       2、将准备参加明年比赛的鸽子挑出,不要让他们冬天作育幼鸽。
       3、做出幼鸽后,所有种鸽都应该得到足够的休息。
       4、不要只顾育种而忘了照顾其他的选手鸽。

       过个安静的冬天
       在2月开始哺育幼鸽前,应该尽量使鸽子保持平衡,以免浪费体力。谈及食粮的食物,有助于鸽子冷静不激动,大麦使大家喜欢的冬天饲料,但如果不加限制,即使管吃大麦也会养除肥鸽子。因此应该依照运动量及气温来调整饲量。天冷,运动多要增加饲料,天暖,运动少则应减少饲料。

       鳏夫与自然的竞翔方式并用
       毋庸置疑,在主要的赛季里,没有人能阻止那些鳏夫轻易的得胜,但是一到八月比赛末期,这些公鸽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在也提不起劲来,这时候就应该以自然的竞翔方式来取代。
      老鸽于幼鸽的鳏夫竞相准备工作,在时间上有所不同,老鸽我通常在二月二日将其配对,在他们孵蛋的第十天将公母鸽隔离,至于幼鸽则需利用冬天作育,在一月底以前就要断乳,送入鳏夫巢中训练;在每一次比赛前,我会让公鸽和母鸽相见,时间的多寡不一定有些在三天前就开始。
        自然的竞翔方式,最好的参赛期是在鸽子孵蛋的第八天起到幼鸽断乳前,让他们亲自哺育幼鸽,即使养到四个星期大也无妨。

        长短距离的鸽子是否不同
        鸽子都是一样的,只有健康聪明的鸽子才能得胜,但是由于各自的饲养及训练方式不同,造成了不同领域有不同鸽子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   大部分短距离比赛的鸽主都极注意饲料的量,以避免鸽子过胖,飞不快,人们常笑说van wetter这位短距离的赢家“计算每一粒毂子”,在这种情况下,经过了一段时日,鸽子的胃口变小了,体制也定了型,如果一下子要把这些鸽子送到长距离的比赛中,是不能抱任何希望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鸽舍里,我不限制鸽子吃多少,但只要喂食的时间一过,一定移开所有饲料,不剩任何东西。我利用大量的运动来预防肥胖,因此我的鸽子从三公里到九百公里有可以得胜。
         以上是jef vanreil点点滴滴的告诉我们,他的经验与成功的经历,不过这些都是二十几年的陈年往事了,他的方法是否适用于今天,要有你自己去衡量判断,至于他死后huyskens-vanriel鸽子到哪去了?在别的国家我不知道,在美国则有比较完整的第二个归宿。

        冯莱尔的赛鸽去向
         最早将Huyskens-Vanriel引进美国的是密西根州Paul Veegaete先生,但是比较出名的却是Whitney(怀特尼)医生和George Shilton(乔治 希尔顿)二位,他们的成绩如何?在此我不去讨论,我谨就他们的鸽子的流向左一个简报,当然我提到的是比较上游、大批的流向,至于那些买了1、2只鸽子就竖起Huyskens-Vanriel旗帜的人,请恕我没有办法报道。
         whitney医生住在康奈蒂克州,他的鸽舍叫“Speedome”,鸽子就叫Whitney Huyskens-Vanriel,目前他的所有种鸽,包括鸽舍名称都以卖给了马萨诸塞州的Ken Chickering先生,Chickering先生曾在1960年为了Whitney医生使用“纯正的Huyskens-Vanriel”一词而与他争论,想不到不打不相识,两人净结成了好朋友。
         Chickering先生是麻州大学,二家禽养殖系毕业,养鸡是他的主业,鸽子则是他的兴趣,此君年岁已高,对赛鸽运动过于金钱化很不以为然加以养鸡致富,似乎不必用鸽子挣钱,因此花了大把钞票,买了学多一流的种鸽,在以他养鸡场的设备和技术大量的繁殖,每年约作出1000只幼鸽,其中500到600只以8只100美元低价格卖给那些没有办法花大钱,买好鸽的鸽友,让他们有能力去和别人竞争。所以如果我告诉你,我以12块半美元买了一只“纯的Whitney huyskens-Vanriel”你要相信,不要怀疑,只要有Ken Chickering先生的签名即有可能。
          George Shilton(乔治 希尔顿),住在美国纽泽西州,他先后向Huyskens-Vanriel买了38只鸽子,分成了4个系列,比较出名的应该是“Bliksem”闪电的后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Shilton先生在1987年过世,死后他的妻子没有办法处理他留下的鸽子,只好打电话求助她先生先前好友,马萨诸塞州的Bill Daly先生,Bill受邀,带了好朋友Edward Kiburis一同前往处理,他们二人进入了鸽舍之后,先挑出了8只鸽子带回麻州自用,其余的鸽子则卖给了纽约州的Len Battifarano,可惜此君无福消受,在买进这批鸽子之后不久,竟英年早逝,他所有的Shilton Huyskens-Vanriel鸽子在1990年11月纽泽西州及1990年12月纽约州的二场拍卖会上分散掉了,所以现存比较Shilton Huyskens-Vanriel,应该是Bill Daly和Edward Kiburis二人手中的8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8只是先挑出来的极品,更特别的是其中一只鸽子的主翼有白羽毛,如果你知道Shilton先生的癖好,你就会认为这只鸽子特别,Shilton先生从不保留任何杂有白毛的鸽子,只有Whitney医生的Huyskens-Vanriel有白毛,因此当Bill与Edward一眼瞧见这只鸽子时,就认为它是异数,马上装入自己的笼子里,如果不是很特别,Shilton先生是容不下它的,他们二人以这8只鸽子为主力,也在麻州创出了“Daly Huyskens-Vanriel”的名号。不幸的是Bill Daly在1994年病故,他把全部的鸽子留给好友Edward Kiburis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dward Kiburis先生是一位退休的工程师,10几岁就开始养鸽子,现在已经75岁了,其间除了因为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停了两年外,其余的日子都是与鸽子为伍,他个性平淡,鸽舍名叫“No Name Loft”无名鸽舍,早年曾于世界闻名的Morris Gordon(戈登)本人同会比赛,互有胜负,是一位很好的赛鸽手,只是年纪已大,与老妻二人独居麻州沃森市,不再热衷于赛鸽,200多只鸽子在它的后院安详的飞来飞去,像他的小孩一样,伴着他度过晚年,或许这群Shilton Huyskens-Vanriel的鸽子真正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,不再南征北讨,从绚烂归于平静。